I am Noel Gallagher. AMAA.

Helloah. I'm Noel Gallagher. Let's get pretentious.

我和High Flying Birds的新专辑Chasing Yesterday在三月正式发行了。你可以在iTunes和Amazon买到它。然后我们的巡演五月也从加拿大多伦多正式开始了,关于巡演的日期和详情请看http://www.noelgallagher.com/

Victoria今天来帮我一起做这次的AMA。 Edit:我想对NGHFB的各位粉丝们说 - 谢谢你们的问题,我也很愉快。我会在巡演路上碰见你们的。记得接着买我的周边。我老婆的鞋收藏就靠你们了。(笑)

Hi Noel!你喜欢古典乐吗?
(思考)Ennio Morricone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带给我一股清泉的古典音乐家吧。过去五年里我见过他两次,而且他的音乐确实能让我掉眼泪。我认为他是个天才。跟我一样。

我知道你和你儿子Donovan都是摔角竞技的大饭。谁是你最喜欢的摔角手?
(点头)现在Donovan最喜欢Brock Lesner。因为那家伙既无情又邪恶。我现在最喜欢的是Bray Wyatt,他们在伦敦开表演的时候我们见过,结果他是个特他妈好的家伙。我们还见了Hulk Hogan,那也是个超他妈棒的人。他问我是不是“Hulkamaniacs”的一员,我就只好说是啦!因为他进来我们那间房,我跟我儿子说你看啊Donovan那是Hulk Hogan,Hulk就走来问“嘿兄弟,你是Hulkamaniac吗?”我就说,我当然是啊!
(下面观众回复:我猜Liam是个Seth Rollins饭。观众这么说的原因要看了摔角联盟比赛才会知道吧⋯⋯)

Hey Noel,你能告诉我你最喜欢的The Smiths的歌吗?
喔!!要选的话就是“Rusholme Ruffians”,“The Queen is Dead”,“There’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These Things Take Time”,“Rubber Ring”和“Asleep”。

你看了Kurt Cobain的新纪录片吗?
没有。

Hey Noel,上次说的那个特别关心你内裤什么颜色的日本歌迷最后跟你相见了吗?
没有。

Hi Noel,我是来自乌拉圭的Rod。我的问题是:你学过任何音乐方面的理论吗,还是你就靠耳朵来学习怎么写歌?谢谢。你的新专辑很棒。
我靠我的耳朵和直觉学的写歌。我从来没学过音乐理论。我也不会让我自己或我的小孩去学习任何音乐理论,因为万一你学了,你做出来的东西听起来就跟⋯⋯屎一样。哈哈哈。
(下面观众各种附和或举范例证明他在胡说。)

对了我忘了问!那个你手上经常戴着的那个红色宝石的戒指,它到底有什么来历? 我一直很好奇。感谢你一直扮演我们的摇滚上帝。
谢谢你。这个戒指是我90年代在东京的一个典当铺子买的。它好像是一个来自美国的一个高中的纪念戒指,就是他们毕业以后会拿到的那种。它之前的主人,我猜应该是个驻扎在东京的美国大兵,上的学校应该是密西西比的Ruston高中。(我专门去查了的)这玩意儿搞得我在世界各地的机场休息室里碰见美国大兵就必须要来段无聊的对话⋯⋯他们会问我嘿伙计你在哪儿读的书?我说呃曼切斯特?他们会说你手上好像有个戒指嘛,到底在哪儿读的书啊?我说好吧我曾经在密西西比的Ruston高中就读,你听我的口音就明白了。

你还会经常回曼切斯特吗,还是更喜欢待在伦敦?
呃,我会去曼切斯特看我支持的曼城队。我爱这么做。通常我会在那呆上个两三晚,是很棒,不过现在伦敦是我的家了。我应该从此以后都会住在伦敦吧。

Hi Noel,我是个来自乌拉圭的狂热粉丝!你有任何计划来南美吗!谢谢!
有啊,大概是计划在⋯⋯不过你暂时别急着引用我这话⋯⋯应该计划在2016年的3月份吧。

Noel,感谢你这么多年带给我们这么棒的音乐,请不要停下来。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搞个喜剧巡回演出啊?我说真的。
哈!!!真他妈见鬼⋯⋯不。

Hi Noel,感谢你来这次的AMA。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喜欢玩什么电子游戏?
我不玩电子游戏。我有自己的人生,但对于玩电子游戏来说我的人生可太短了。我乐队里有几个人是玩的,那可他妈快把我逼疯了。这大概是我在巡演上可能准备炒他们大部分人鱿鱼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我这个夏天会参加你的一场演出!有没有给我的任何建议?除了不准叫“Liam!”以外?还有你能不能唱Go Let it Out的不插电版本?那是你写的歌曲里我最喜欢的!
你问看我的演出任何建议?⋯⋯如果你有时间去买点周边的话就最好啦。一件T恤就很不错,或者一张海报。当然最好是T恤加海报。除了这个以外,适当的时候一起挥手鼓掌什么的⋯⋯还有就是,别他妈在下面瞎叫歌名就行了。

Hey Noel,我发现你好多歌里都有E Minor的和弦。那是不是个黄金和弦啊?
唔⋯⋯我猜肯定是吧。

你在美国最喜欢吃什么食物?
喔!汉堡。汉堡⋯⋯还有墨西哥食品,因为我们英格兰的墨西哥菜都不好吃。美国这边有很棒的墨西哥菜。还有热狗。热狗三明治。

Hey Noel,我是你粉丝很多年了。你觉得最被低估的Oasis的歌是哪首?我的话会选Listen Up。
“She is Love”,“Idler’s Dream”,“Let’s All Make Believe”⋯⋯还有“Part of the Queue”。
(译者看到Part of the Queue泪如雨下)

你有没有觉得在你演唱会上那些大叫“Slide Away”的蠢货很烦人?如果是的话,我提前为周一的演出上准备这么做的我跟你道个歉吧。
哈!!没错!⋯⋯我接受你谦卑的道歉。不过我还是不准备唱这首歌。

Hi Noel,一个很简短的问题。关于听音乐,你有guilty pleasure吗?
有啊。Tears for Fears。
(下面观众表示Tears for Fears很棒啊这是个屁的guilty pleasure?)

Hi Noel。二选一,Tayto还是Walkers(两种薯片),Curlywurly还是Double Decker(两种巧克力条)?然后感谢你的妻子,她是我减肥的灵感和动力。(所以现在那些薯片巧克力条我也已经不吃了!)
Tayto。Curlywurly,放冰箱里吃。哇喔!我替我老婆跟你击个掌吧!她身材保持得超棒。真特么美丽动人。

Noel,你觉得热狗是该归类在三明治下面吗?
哈哈哈!是的。我经常这么归类。

Hi Noel,你可以在你的本土巡演上多加几个日子吗
会有的,不过得等到2016年了⋯⋯

Hi Noel,感谢你带给我们的音乐,你是真Godlike Genius!我的问题是:你的幽默感和讲故事的天赋是哪里来的?因为我觉得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特别幽默的人其中之一,而且好像毫不费力气的样子就能变得很幽默了。然后就是你现在还觉得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狗狗很搞笑吗?
狗狗戴帽子和墨镜嘛 - 说真的没有什么比戴帽子的狗更搞笑的事情了!关于幽默感,我也不是很清楚⋯⋯是爱尔兰式的幽默吧。我想我应该是从某个爱尔兰人身上遗传到了这点。

Noel,我写了一个Oasis主题的电影脚本。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跟记者就这个事情还开了玩笑,但我还是写了老长的剧本,而且超他妈棒。你有兴趣读读吗?
好啊。你可以发给我经纪那里,伦敦Linhope街54号邮编是NW16HL。找Ray就行。(邪恶地笑)
(下面观众表示Ray啊请安息)

在Oasis之前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有任何梦想和人生追求吗?
没有。在我成长的那个地方和那个时间,人最好不要有太大的野心。那是个挺阴郁的时代。直到我写Live Forever时,我才有了我的人生目标。我写下了它。然后我的目标是玩一个制霸全世界的摇滚乐队。

Noel,身为这个时代最后的几个真摇滚明星之一你的感觉如何?还有就是想问下你对Blur新专辑的感想。
做最后的摇滚明星感觉很棒。其实那才是我啊。然后Blur的新专辑就我听的几首来说还挺不错的。

Hi Noel,我很想知道你演出前都是怎么练嗓子的?因为你演出时一定在调子上!
呃⋯⋯我会唱“The Macarena”暖身。有时做做约德尔唱法(译注:约德尔唱法Yodeling,可自行wiki)。最后我来段Beyonce的“Crazy in Love”。(笑)

Hi Noel,两个问题:1)我喜欢你的幽默感,你总是让我开怀大笑。你最喜欢的喜剧是什么呢?电视电影都好;2)我们这里很多女士都觉得你非常性感!你觉得自己真的被称作性感男神这件事很困扰你吗?
我喜欢SEINFIELD。那是我在电视上看过的最棒的玩意儿。第二个问题⋯⋯不幸的是我好像得长期背负这个称号的包袱啊。不过我想应该还有比性感男神更糟糕的存在吧,比如说⋯⋯一个住在蒙特利尔的法国人。

为什么在多伦多开演出不在蒙特利尔啊!我们有更棒的冰球俱乐部而且我们的橄榄球队也越玩越好啦!
因为上次在蒙特利尔的时候我去了一个混账甜甜圈商店那里的工作人员都他妈讲法语啊!在我的记忆里我怎么记得法国是在他妈的海的那一边啊?!⋯⋯所以对蒙特利尔的人们我要说一句:au revoir。哈哈哈哈!! (下面观众A:我他妈讨厌去多伦多那个地方看你啊!你就顺道来我们蒙特利尔开个小场子吧。我们都会说西班牙语的。观众B:抱歉不是泼你冷水啊你看他在这次AMA里都黑了两次蒙特利尔了,让他来演出⋯⋯直接让他穿曼联球衣的成功率都要大些好吗。)

曼城队应不应该炒了Pellegrini呢,如果该炒了,你觉得下一个应该请谁来负责?
该不该炒了他?我不知道。他们应该找谁来带队?我也不知道。
(下面观众:谢谢你的观点啊我们很同意你。)

你觉得一个2015年的摇滚乐队能不能到达当年Oasis的高度?还是你认为现在的音乐工业已经沈寂到不可能再让一个摇滚乐队去到那个高度了?
我觉得一个摇滚乐队要冲出北英格兰的地方小区,和世界各地的人们联系起来,这样的机会已经是非常,非常细微的了。但是我们活在期望中不是吗。

Hi Noel,我听你在Radio1说你演出的时候不穿内裤,你可以再跟我们确认下吗。
嗯,那个很明显就是个玩笑嘛。
(下面观众A:成千上万的饥渴女粉丝哭了。观众B:靠,我是个直男我都有点沮丧啦。)

你是个很棒的叙事者,好像对用词也很有一套。你有没有考虑过出书?
(看了看房里周围的人)没打算。

你跟Gem还是很要好的朋友对吧。他接下来有什么动向呢?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不会看到你们俩又在台上合作呢?
我四个星期前还跟他在一起呢。不过倒是没机会聊很多,因为那是我后台的派对,太多人跑过来了。但如果我在某首歌曲或某个演出上需要来自Gem的贡献的话,我会毫不犹豫打电话给他,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和音乐上相知的伙伴。不过他接下去有什么动向,我并不是很清楚⋯⋯

Noel,你总是对Be Here Now到Heathen Chemistry的那段时间抱有微词,为什么?
我忽视掉BHN是因为我认为那张专辑很垃圾。我可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他妈写了这整张专辑。Heathen Chemistry的话,里面还是有点闪光点的。比如“Force of Nature”,“Little by Little”,“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等等。但是Be Here Now的话,嗯⋯⋯
(下面观众排队列举BHN里的曲子反驳他)

你有没有发行“Bye Bye My Family/Don’t Stop Being Happy”,“She Must Be One of Us”和“Just Let it Come Down Over Me”这些歌曲的计划?The Mustique Demos在我们Oasis粉丝圈子里就像是圣杯一样的存在。那些歌曲会和Be Here Now的再版一起发行吗?
好吧。首先是Be Here Now的再版。The Mustique Demos会在那上面,当然会。那三首你提到的歌,后面两首应该会发行。只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Hi Noel,我从Definitely Maybe开始就是你们的粉丝了。我有三个问题: 1)如果Dig Out Your Soul之后Oasis还会再出一张专辑,你觉得会是怎么样的专辑?你和其他三位成员都有什么歌会摆上去呢? 2)关于Oasis你经历过最疯狂的故事是什么? 3)是什么让你把Lock All the Doors重新挖出来录好放在Chasing Yesterday这张专辑里呢?顺便问下是否还有更多没发行的老歌以后会发行出来?我想要89年卡带上的那首Gotta Have Fun完成版。谢谢。
好吧。 1)如果DOYS之后真要再发行一张Oasis的专辑,那大概里面会有我上张个人专辑里一半的曲子吧。“Record Machine”这首估计也会在上面。然后可能再放“Stop the Clocks”,“Dream On”和“Stranded on the Wrong Beach”,然后其他的家伙们再把他们的歌放上去,就差不多了。 2)哈,最疯狂的故事么。光是我们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成了称霸世界的摇滚乐队这件事就已经够疯狂的了。我就不跟你们网上的人讲什么Oasis的故事了免得招来诽谤诉讼什么的。更不用说告诉你们关于几个油油的矮人的事情了⋯⋯好了我已经说太多了。 3)是什么让Lock All the Doors重见天日⋯⋯大概是因为这段旋律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吧。然后我偶然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走出一家超市,打个响指,这首歌就从天上掉下来啦。就是这样。没什么更多的理由了。“Gotta Have Fun”是什么歌啊,我不记得了⋯⋯
(下面观众表示绝对是在撒谎没有当地超市星期天晚上还开着!)

Hi Noel,你还记不记得Columbia那首歌的demo里那段吟唱是从哪里取样来的?听起来像摩珂珈罗颂歌。不过如果能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就好了。
我们没人知道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当时就是打开收音机 - 我们是早上三四点钟录的那首歌的,就⋯⋯那段大概是BBC World Service电台在播放的什么声音吧。没人知道那是什么。完全没概念。

Hi Noel,你曾经在你以前的访谈里说Lock All the Doors的原本的verse放去了Chemical Brothers的那首Setting Sun,这很奇怪,因为我们手上的93年的demo里,那个原本的verse应该是放到My Sister Lover这首歌里去了,Setting Sun里的verse应该是来自另外一首歌叫作Coming on Strong。我们是搞错了什么吗还是这些情报全都是错的?
你们应该要理解一下 - 我的记忆力并不是特别好。如果你告诉我什么什么是来自于另外一首歌,我可能会马上同意你。但我觉得Chemical Brothers那个版本的说法更有意思一些。所以这事儿咱们就私了吧。

将来会有Boots参与的歌曲出现吗?我认为猫叫声也是很好的和声啊。
(呵呵笑)哎⋯⋯Boots就是个自私的小混蛋。对。我的猫。我这五年整个都他妈被他无视了呢。我和他完全没法儿一起合作。要不然会有太大的艺术分歧的。

你对Ryam Adams翻唱的Wonderwall一直评价很高。有没有遇到其他人的一些对你歌曲的cover是跟你的版本差不多甚至更好的?
没有。

Hey Noel,我是一个狂热粉丝。你认为你最棒的音乐成就是什么?
喔⋯⋯⋯⋯⋯⋯!我不敢非常理所当然地去说,可是有首歌改变了我每一天的生活,那就是"Rock & Roll Star"。因为它概括了一切,关于年轻,玩乐队,在曼切斯特这个年轻的土地上的希望和梦想。这首歌真的太他妈棒了。

Hi Noel,我老爸觉得好像在你小时候帮你测过视力。你还记得在去过一家在Gorton的眼镜店吗?
Gorton?⋯⋯啊,算是有点印象?我是知道Gorton在哪里,我也知道我的眼睛在哪里,然后我是在Gorton测试过它们的视力吗?我不清楚。Gorton是个什么地方呢,就是一个在曼切斯特旁边的地方,我曾经住在那里。

Hi Noel,你之前给Oasis的音乐录像带做的旁白轨大概是Youtube上最好看最好玩儿的东西了。所以我希望你对音乐录像带的态度还是原来那个样,然后我们就可以有机会看到High Flying Birds路上视频的旁白评论啦对吗!还有如果你可以在周一Sony中心的演出上唱“All Around the World”我就会在我衣柜里为你开个神坛的。
旁白吗,当然!至于你要给我开神坛,这不是我不唱这首歌的最好的理由吗哈哈哈!
(下面观众表示我马上把给Liam和Damon的神坛弄掉!)

你好Noel!你20多年以来的音乐都特别棒,它改变了我的人生!谢谢你来做AMA。我有个问题是关于那首在网上流传的歌,名字是“Bye Bye My Family”(还有两个名字是“Don't Stop the Happenin”和“Hold Back the Night”)从我们听到的来说,真的是很好听。这首歌会不会被灌录发行啊?
(笑)我好像20多分钟前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了吧⋯⋯那歌叫作“Don't Stop⋯”。我已经录好了,只是没有放进Chasing Yesterday,因为我觉得它有点太像我第一张专辑的歌了。不过它会被发行出来的,就⋯⋯应该会很快吧!

你认为需要什么才能让吉他音乐来个大回潮?
需要什么?只需要有人来写一些特别他妈棒的歌就可以了。只需要这个。你们可以谈“态度”,“灵魂”,长得好看,有气场,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敢说你们下一代哪个先给我站出来写段好的副歌?来啊。就一段。

Hi Noel,我是个大饭。有下面几个问题: 1)你会对各种各样问你Oasis问题感到厌烦吗?我看了你在Oasis解散之后的好几个访谈你几乎都会被问到一两个Oasis的问题,我觉得我这么想不是一个人,不过你是不是也觉得大家应该往前走了呢? 2)这么几年巡演和创作过程对你来说有了什么变化呢?我意思是,你现在做的音乐跟你当初刚开始的时候很不一样了,我猜这后面的派对欢乐也没有你当初开始的时候多和热闹了? 3)现在的乐队你都听哪些呢?我看了你的一个访谈以后开始听Kasabian了,它们很棒,所以也谢谢你。 4)有没有什么音乐人你想去合作的? 5)我听说你有另一个兄弟叫Paul,不过多的没怎么听说。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6)你对现在新兴的音乐流动方式怎么看?iTunes,Spotify啊Tidal什么的。
是,我确实认为大家应该往前走了。不过,我也不介意回答那些从我粉丝那边问过来的关于Oasis的问题,因为我知道这个乐队对他们来说曾经并一直持续意义重大。所以只是在我的脑海我的心里,我是已经往前走了。就这样很好。 现在肯定是没有那么多派对花哨玩意儿了,每个人老一岁都会变化一些。你知道你肯定不会都47岁了还跟27岁那时候一样玩命 - 不管是在哪个方面,包括在路上的时间,派对,写歌的数量,还有为了写歌可以去闯荡的地方。一个音乐人的生涯随着变老而变化,跟普通人是一样的。你拉的大便也会改变的好吗, 我说真的。 呃,Kasabian吗,没错他们确实是我喜欢的年轻乐队之一。还有个乐队叫Neon Waltz你应该去听听。好像还有个乐队叫Jungle,我操,他们真的很棒!除了这些,我想我恐怕还是持续在挖60年代的东西听吧。 合作的音乐人吗⋯⋯Dave Gilmore(译注:仔细看了下可能真不是在说David Gilmour),Jeff Beck⋯⋯还有David Bowie吧。我靠,他要是肯来我的一首歌里摇摇沙锤我就感激不尽了啊,真的! 我兄弟Paul⋯⋯他是个蠢蛋!⋯⋯哈哈哈哈我开玩笑呢。他是个DJ,顺带帮我搞搞演出后的派对。他是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家伙。 我不能认同在线播放。我当然也不能认同从在线的这群人里获得的追随。我发现这个世界在改变,人们接收到音乐的方式也是 - 我甚至觉得用“接收”这个词就已经够他妈令人厌恶的了。我觉得我更希望人们能实质上拥有这些音乐。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潮流会走向哪里。我会尝试去理解。

Hi Noel,我挺好奇你的bucket list上还有些什么?如果你有这种单子,前五位的人生时刻是什么呢?和Johnny Marr一起演出是不是也在这张单子上呢?谢谢!
好吧。首先,bucket list这么个名词真是我听过的最他妈滑稽可笑的名词了! 不过。关于愿望清单,我希望有天能在纽约录制一张专辑。我还希望能让Dave Gilmore(译注:好像仍然不是在说David Gilmour!)来替我演奏一首歌。还有Jeff Beck。我想就是这么些愿望了。 喔对了,我仍然认为自己终有一天会写出世界上最棒的一首歌。

Hi Noel,Oasis版本的“The Roller”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我想感谢你这么多年带给我的音乐。你是我人生的灵感来源!
喔,非常感谢你。 Oasis版本的“The Roller”吗,可能是在某些人的demo CD收藏里吧。反正不在我这,我得加一句。总之有人拿着的吧,Gem可能有个拷贝。Liam肯定也有一份。
(Q主回来发现Noel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兴奋地表示卧槽真的回复了啊我要去打个电话给我娘!)

Hi Noel!我一直很好奇“Dyou know what I mean”音乐录像带的意义。特别是那里面还有用捷克文写的Be Here Now还有Dyou know what I mean这几个字。这个录像带给我很浓重的60年代的感觉,还有点披头士的影响在里面。看到里面有很多军队装备,我猜这个录像带是在影射1968年的布拉格运动?
不。好吧这么讲。这个video是在FULL METAL JACKET这个废弃的场子里拍摄的。这个地方你现在在伦敦还能找到去参观一下。总之就是个老旧废弃的地方。你说的捷克文,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还以为是越南文呢。那些直升飞机是在影射越南吧。但是所有这些东西到底跟我这歌他妈的有什么关系我也是理解不到啊。这首歌我自己都没搞懂在讲什么,更别说video了!

Hey Noel,首先我是个大饭!谢谢你来做AMA。我的问题是,写了20多年的歌,你现在写新歌的灵感都是从哪儿来的?我觉得那是作为一个音乐人来说最难的地方了,而我还是被你的新作品迷得神魂颠倒的啊。谢谢!曼城加油!
呃,我想我是当自己是我唱片收藏中的一件产品,而我的收藏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有风格。我不会在写歌的时候特意坐下想着我要对这个世界郑重地宣告什么,我就只是⋯⋯借用一下那个超级糟糕的电影Frozen中的那个台词呗⋯⋯雷一狗⋯⋯雷一狗!(笑)
(下面观众表示卧槽Noel开始唱雷一狗了谁快给录个像。)

Hey Noel,你给High Flying Birds写的东西和Oasis的有什么不同吗?过去在Oasis的日子有什么是你现在会怀念的?
我怀念的⋯⋯在录音室里,能体会到身为乐队成员时才会有的基情吧。(译注:他用的camaraderie我也没办法了)其实这也说明一个人做专辑也有很大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很轻松快速地引导变换录制的走向,而不用经过乐队成员像议员似的什么都要讨论一番。但是话说回来,在一个乐队里,分享是件很棒的事情。你知道⋯⋯分享他们的优点,懂我的意思吗。给你打个比喻的话,就是派对上人越多越好玩。(耸肩)虽然有时候你自己玩派对也是很有意思的。 (译注:结果老人家好像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前半段问题。)

Hey Noel,我一直想问这个问题。90年代那阵,你和Epiphone合作设计你的签名款“Supernova”吉他。但是那款因你出名的国旗Epiphone完全没有任何订制的细节,之后也再没有看过你用它演奏的片段了。你是否参与了这其中的设计?还是你只是得到了一大笔钱让他们用你的签名?:)
(笑)好吧,首先,根本他妈没有“一大笔钱”这回事。其二,我有参与那个设计。其三,我他妈早就忘了具体参与的内容了。其四,我确实有拿一把那个设计的吉他,不知道放哪儿了。不过我真的不该把它搞成那种蓝色,看起来恶心死了。跟它说我那时候嗑药嗑嗨了吧。

Hey Noel!我认为Oasis这样伟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种“滚你的,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乐队”这样摇滚的态度。你觉得现在摇滚乐的现状如何?摇滚已死?还是正在濒死的路上?
(思考)我觉得摇滚乐已经变成 - 或被人改变成一种叫作“摩登摇滚”的东西了。真的是一个对任何音乐形式都不合适的糟糕的名词。我想大概我们曾有的那些态度和灵魂真的在慢慢消失了。

你好Gallagher先生,感谢你做这次的AMA。我是个大饭,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我会控制在这三个上: 1)这首歌是什么?(附了一条Youtube连结)它听起来很棒啊。你考虑过正式录下它吗?能至少告诉我们歌名么? 2)在你写了Talk Tonight以后,你见到了歌里说的那个女孩吗?如果有的话那是一次怎样的会面呢? 3)我很喜欢你的新专辑,特别是“Lock All the Doors”那首歌。有没有可能以后的专辑里也多放几首以前的拿出来重新润色的老歌呢?
那首歌是叫“Don't Stop⋯”我已经录好了。为什么没放进专辑我之前也讲过是因为它不太符合新专辑的氛围。不过当我最终发行它的时候它一定会是我最棒的歌之一,这不必多说啦。因为有点像上一张专辑⋯⋯而Chasing Yesterday是往前走了一步,所以⋯⋯不过它是首很棒的歌,我很喜欢。等它发行了以后你们都会爱上它的。 Talk Tonight里的那歌女孩我没有见到。说实话我连想起她的名字都有些困难。 以后的专辑放旧歌吗,不了。恐怕现在就点到即止吧。我柜子里暂时没什么货了。

你好Gallagher先生!谢谢你写的这些音乐。希望能很快去看一场你的演出,请你喝啤酒。我的问题是这样的: 1)你还有跟Damon Albarn一起做张专辑的想法吗?你觉得Blur的新专辑The Magic Whip怎么样? 2)你对Dave Sardy在你专辑上的投入有什么看法?有些人认为你最近的作品(特别是你第一张个人专辑)没有他会更好,像这次你自己制作Chasing Yesterday就令人耳目一新。个人觉得Dave制作的和你自己制作的我都挺喜欢的。不管怎么说,恭喜Chasing Yesterday的发行!它确实是一张好专辑。
唔,那个跟Damon合作的梗,就是来源于一句很轻率随意的评论而已,大意就是我们俩应该出去喝个酒而已。要说真的做一张专辑,我倒觉得我们俩要是都有时间,能安排出来促成这个合作,就够让我感到惊讶的了。关于Blur的新专辑The Magic Whip,我喜欢“Lonesome Street”和“Ong Ong”,其他的我还没怎么听,但如果整张专辑都像这两首歌一样的走向的话,我觉得可能还不错。 Dave Sardy的加入是很棒的。而现在对我来说更是无价的。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我的个人事业该怎样起飞。而关于我自己制作的这张Chasing Yesterday,大家都说听起来很棒,之类的⋯⋯我觉得跟任何制作人就要讲究和他们的工作关系,而不是只看他们的手艺。我和Dave到现在都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可能我们将来还会再次合作。

Hey Noel!我是个饭龄快20多年的大饭!最近有幸已经看了两场HFB的演出,只想告诉你新专辑真他妈棒透了!我有这么几个问题: 1)作为一个创作者,你可以透露点写旋律上的秘籍给我吗?我听了你写的旋律就问自己为什么我他妈想不出来这种的?它们真的就这么蹦进你的脑袋里了吗还是你也有很多的尝试和失败? 2)我觉得你可以给我一次开始的机会让我替代Mike Rowe去弹键盘!Mike他是很酷,不过我免费给你弹啊!是不是让我很有竞争力!我绝对不会搞砸的我保证!
1)唔,要看情况。棒的那些旋律通常就是这样蹦进你脑袋里的。就好像天上掉下来一样。但是有些你确实也要下点功夫。写歌没有什么黄金定则或基准石。不管大家跟你说了些什么,对于我来讲写歌这事也是每首歌都不一样的情况的。不过我想,我总是⋯⋯总是让旋律带领其他的一切。我不需要特别担心那些和弦。我就让主旋律带着整首歌曲跑,有时候它们会变得很棒,有时候不会。 2)免费给我弹键盘吗,那好吧你成为我们的一员了!招廉价劳动力是我的特长啊,哈哈哈。

Chief你好!隔几百万年都想不到我能看见你来做AMA!你曾提过说你后悔给新专辑取了Chasing Yesterday这个名字。如果你能改的话你会改吗?改成什么?
后悔这个词也太重了吧。我只是觉得这不是我能想出的最好的专辑名而已。 不过想想,“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也不是什么好名字。如果我可以改了Chasing Yesterday的话我大概会用⋯⋯“Dark Side of the Room”。或者“Wheat is Murder”。哈哈哈哈!

Hey Noel!那张餐巾纸上都写了谁的名字啊?⋯⋯感谢你一直扮演着我们的传奇!我觉得“The Dying Of The Light”,“The Right Stuff”还有“While The Song Remains The Same”可能是迄今为止你最棒的作品了!谢谢你!
那张纸上写了你和你家人的名字。(译注:不知是什么梗)我同意你说的那些歌是我现在最好的作品,我赞赏你的口味。

“Hi Noel,首先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带给我们这么棒的音乐,让我在18年前拿起了我第一支吉他。这一点我永远感恩于你。 对于“Let's All Make Believe”和“Roll It Over”这两首歌你是怎么想的,我们有没有机会听到它们的现场?它们是我非常喜欢的歌曲中的其中两首,而我非常喜欢的歌曲里还有很多从来没有被现场演出过。先谢谢你了!
呃,“Roll It Over”大概永远都没有机会被搬上现场吧。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巡演之前我曾经试过玩了玩“Let's All Make Believe”。所以我也不奇怪就在不远的将来有可能你会在现场听到我表演这首歌了。